廣東快樂十分殺號大全_憶秋

  老當識趣
俗話說,老不舍心少不舍力,那就是說,人到老了心還在青年,而青年人爲了創業是舍得花費力氣的。
現實中,有些老年人,尤其是自廣東快樂十分殺號大全感覺相當良好的,或者還有些實際的資本以及能力的,總是不甘心退出曆史舞台,總是想法設法表現權力表現資格,即使對自己的親生兒女也是顯示威權。
人,到了退休年齡,就應該享受天倫之樂了,可是老骥伏枥志在千裏啊,因爲老人的心理年齡還是在青壯年啊,豈不知實際是和孩童差不多,就是在爭啊。爭什麽呢?爭權力,爭威信,就是不甘心,不甘心沒有用了,不甘心被退休了,只要活著就還是要說話算話。
一個大家庭裏的老爺子,憑著機遇吧,得到了老天的賞賜,不管是龍還是蟲,反正是有了權也有了錢,成名是德才兼備。機遇不完全是給做准備的人的,好運有時是無奈的賞賜的。老爺子很是珍惜難得的機遇,謹小慎微地左右逢源,終于完成了意外得到的曆史的交易。
老爺子不但懂得三綱五常,更了解西式民主,盡管是自家的衆多兒女非議多多,卻請來了背景強硬人脈厚道的管家,結識了各路王侯,掌控了京師教頭,于是乎開始宣傳其自己的綱要來。按照王法家規,老爺子需要禅讓,于是乎就把大權讓給了長子。
人到老年心不老,總是唠叨,總是伸手,凡是涉及位子票子桃子的要害,老爺子就把他的七大姑八小叔吆喝一起,發難于現政,董事會的董事們,無論如何還得給老董事長的面子,就奉勸理事長讓他三分吧。
很不識趣的老爺子,以爲自己很有權威很有魄力,不僅是沒頭沒腦地唠叨訓教,而且對于公司的未來發展做出了異乎尋常的安排,看著順心的留用看著不順心的淘汰,于是乎小兒子接替了大兒子的權柄。
未幾天,小兒子非但不感謝老子的鍾愛,竟然巧妙地請入了豪華的娛樂宮,告訴他:別再唠叨了,該吃點什麽就吃點什麽吧。
尋找母愛
有些孩子,因爲遭遇不幸,而失去了母愛,先天就在性格上産生了或多或少的變異,逆反心理特別強烈。有些孩子,因爲先天優越,得到了母親的溺愛,日積月累形成了頤指氣使的習慣,驕縱任性的特點比較突出。
也許是尋覓斷乳的恐慌,也許是獵奇少婦的母愛,更是玩弄長壽的荒唐,一些揮金如土的大孩子,雇傭奶媽吸吮人乳,竟然成爲了少有的時尚。
其實,不如說雇傭奶媽吃奶,喚醒童年的記憶,也應當說是富貴者心裏的饑渴。會所裏的縱情,盛筵中的放懷,放肆的貓膩,做作的啃青,已經不能滿足于貪婪的膨脹了。
既要嘗受吸吮母乳的童真,又要體驗交會母體的幻覺,這在高貴者的幻覺中,不是赤裸裸來赤裸裸去嗎?
奶媽,袒露出飽滿的乳房,任由奶油的嘴唇胬蠕,盡管奶油的嘴巴散發著難聞的煙酒味兒,那畢竟是花了錢的孩子,契約是要兌現的。至于額外的體貼服務,也是兩廂情願的。奶媽不把奶油看成是糟踐人的東西,奶油也不把奶媽當做是蹂躏人的寵物,逢場作戲,遊戲人生吧。更有有情的,不僅是一次兩次的相聚,還有包周包月的,真是情意綿綿哪。
母愛,是如此的包容慷慨,甯可自己的孩子少吃,也要保證大孩子的饑渴,用自己的血乳來換取一點生活的積蓄。公性,是如此的熾烈雄偉,甯可自己的父母不敬,也要尋覓女性的溫存,用自己的金錢來慰勞一點夢幻的逍遙。
母乳,流淌的是血;乳房,展示的是愛。母愛,是不允許欺騙的。
說說護短
短,意爲短處,相對于長處來講,即是短缺。一個人,一個家庭,甚至一個更大的族群,總是會出現短板。爲啥?人的成長,有先天的不足,也有後天的遺憾。推而廣之,族群的發展,也是同樣的道理。
一般說:人要進步,應當揚長避短,發揮優勢,克服缺點,使自己的能力不斷提高;族群要強大,應當擴充實力,轉化弱勢,使自己的威望能夠屈人之兵。
那麽,在現實生活的世界中,護短是比較顯而易見的。譬如,一個人,一個家族,往往是自己的短處願意自己去揭,很少願意叫別人說三道四,即使是相當親近的人。縱然是短處,一般的浮皮潦草的被人批評能夠接受,倘若是致命的傷疤基本是不願意讓人觸痛的。
爲什麽出現頑固地護短呢?不僅僅是臉面,是牽涉到身家性命的,那就不惜代價的反抗,通常所說的底線就是不允許觸及的。
其實,短處有它的性質、程度、範圍、影響因素,任何事物都有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。譬如,孩子需要從小就好好調教,溺愛就使缺點逐漸膨脹,家裏邊的恣意妄爲發展到社會上違紀違法,平時的護短遷就,很不願意讓別人批評,直至後來的胡作非爲而無法護短了。這樣的例子,舉不勝舉,尤其那些自小就相當優越的寵兒寵女,後來的聲名狼藉,恰恰是父母的護短所造成的。
一個族群,自然有它的族規群德,需要約束族群的每一個人,可是現代的觀念價值錢權利益,總是泾渭難分魚龍混雜,盡管是寸有所長尺有所短,也總有人爲了自己而不管族群利益,損人利己铤而走險,一條魚腥了一鍋湯,不得不另起爐竈重新烹調。
護短,有時候是沒辦法的辦法,短板需要修葺維護,短板需要該辦法拉長。如果已經危及家庭的聲譽命運了,不僅需要護短甚至掩蓋羞醜,更不准反對者塗鴉,只好不可爲而爲之了。諱疾忌醫不好,等到病入膏肓動手術是頗爲麻煩的,還是早一點揭短棄短,別護短好。 

記憶裏,曾經有一幅畫面,斑駁的落葉滿地,靜谧的近乎于神秘,秋天那美麗的色彩,深深地印記在心裏,久久不肯褪去——
于秋的記憶,因爲經曆迥然,我想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吧!

有人喜歡秋天,秋高氣爽、天高雲淡,舒暢的讓人心滿意足;有的人享受秋天,因爲果實豐滿,收獲的喜悅溢滿心田;有的人懼怕秋天,秋風掃落葉的淒涼,蕭瑟的使人不敢駐足——
我喜歡瓜果飄香的秋天,它是勞動者最快樂的季節,也是激發詩人、作家創作靈感的時刻,更是畫家一顯身手的好時節,是激發心底情緒最飽滿的季節,因爲秋所演繹出來多變的節奏,讓人歎爲觀止,甚至流連忘返。

記得小時候,一到秋天,我們就開心得不得了,因爲小學東邊的莊稼地邊,生産隊的柿子樹上那些早熟的柿子讓人垂涎,那紅彤彤的色彩好誘人,以至于有時候上課時都開著小差,放學後,會上樹的上到樹上隨意采摘,樹底下有眼巴巴看著的雙眼,忘不了那些吃到嘴裏後歡樂的笑顔,那情那景至今都回放在心田;時常在放學後,提著竹籠,跟著媽媽走進快要成熟的玉米地,因爲媽媽在地裏套種了豆角,因此家裏的飯桌上便有了涼拌豆角,炒豆角一日三餐的變換,收獲的喜悅真的是無法形容的更准確;有時候放學後,吆喝著小夥伴,一人拿起一截小鐵棍,背起小背簍,走到村前屋後、田間地頭,紮起一片片落葉,連同五彩斑斓的夢一起裝進小背簍裏,又或者,比賽誰撿到的葉子色彩最靓麗,偶然也會拿起樹葉舉過頭頂,對著陽光,浏覽一下五彩缤紛的美麗世界,然後捋到背簍裏回家曬幹,燒火做飯,那時候是那樣的自由自在,惬意無比。

還記起,暑假剛開始的時候,玉米苗兒有一紮來高,寫作業空隙的時間,剛剛麥收後的場院就成了我們玩耍的樂園,一個個像小猴子一樣矯捷的爬上玉米垛子,然後跳下去,如此反複,歡笑聲一片,累了,就躺在麥草垛底下,嘴巴裏嚼著麥稭杆,或者做成口哨,聊著天,偶然,從麥草垛裏蹦出來的蟋蟀就成了我們下一個進攻的目標,折根兒狗尾巴草,掐去最嫩的一截,逮到蟋蟀後,比賽者誰的蹦的高蹦的遠,最後不管是圓頭的,還是三角平頭的(我們都叫做“日本鬼子”)順著最柔軟處的脖子,穿進狗尾巴草的細杆,不一會兒,就串滿一串,拿回家往後院地上一丟,受傷後四散開的蟋蟀,就成了老母雞、大公雞和小雞仔的美餐,高蛋白喂食後的母雞、公雞過年時候尤其美味,讓人難忘;初秋時間,玉米有兩紮來高的時候,最招毛毛蟲青睐,這個時候,我們就一手端起小瓶子,一手拿著鑷子走進玉米地去抓蟲子,看著被擒獲的蟲子在瓶子裏蠕動,覺得自己也能爲莊稼除害,心裏也著實高興;到玉米長到一人多高結穗了,三伏天很熱的時候,家境稍差的同學便要拿起鐮刀,拉著架子車,走進玉米地割草,滿滿一上午才能割上一架子車,曬幹後拉到鎮上飼料廠,爲了賣了錢交上秋季的學費,現在想想,那個時候他們就懂得自立,就懂得減輕家裏負擔,就體會到了生活的艱辛,也因此成爲以後發奮學習的動力,使我由衷的敬佩,因爲學費裏有他們付出的汗水,也包含著他們對家長的理解和體諒,而我們這些閑著沒事幹的,則陪伴著他們在玉米地裏穿梭,因爲甜玉米杆此時俨然成了我們眼裏的美食,矯捷的身子在玉米地裏娴熟的穿梭著,快樂的呼應成了此時的田園曲,忘記了玉米葉上小絨毛毛劃過的疼痛,忘記了汗水流過的臉上像小花貓模樣。

尤記起,秋收時節,玉米被全家收獲後搬回來家,院子裏、大樹下、走廊旁甚至柴房,都堆滿了玉米,像小山一樣,這個時候,家裏所有人的臉都是喜悅的,尤其是高齡的爺爺,笑容時刻挂在臉上,連胡須、眉毛都似乎在快樂,因爲爺爺是種地好手,此時也是檢驗他經驗最關鍵的時刻,媽媽忙著做飯,風箱拉起,烤玉米的香氣四溢,媽媽會把一個個烤好的玉米遞給我們,看著我們吃的香,媽媽樂在心裏,而那些燒焦的不好的,往往就成了媽媽的口中食,現在想起來內心充滿羞愧、自責;飯後的庭院是最熱鬧的,吃飽喝足後,就要把玉米擰成辮子挂在樹上搭好的架子上,或者平房的邊沿,爲了風幹後便于儲存。我們家是個大家庭,爺爺奶奶、爸爸媽媽、哥哥姐姐、我和妹妹都忙活起來,挎玉米葉子,然後夾著曬幹的稻草辮成玉米辮,辮到一人多長就要收尾,然後上架、上房,都是些體力活,爺爺和爸爸是辮玉米的高手,不一會兒就辮完一串,我也嘗試著辮,沒掌握技巧,加上手上沒勁兒,結果辮的歪七扭八不說,稍微一提就散架了,惹得大家哄堂大笑,我羞紅了臉,仔細看著爺爺的操作,認真的辮著,終于再度提起時,不再散落,臉上也露出笑容;休息的時候,媽媽偶然也會拿來蒸好的紅薯、煮好的玉米給大家加加餐,這個時候爺爺總是吧嗒著煙鍋,笑眯眯的看著架上的玉米,一家人說說笑笑其樂融融的場面,至今想起來都讓廣東快樂十分殺號大全濕潤了眼睛,好向往!

于秋的回憶真的太多太多了——
有道:春華秋實。其實人到中年,恰似到了人生曆程的秋季,有一些小體會,有一些小成就,也有一些小感歎,和一些小遺憾,但是也是人生厚積薄發的最好階段,不會因爲年輕莽撞而自尋煩惱,不會因爲碌碌無爲而自責,珍惜上有老、下有小的平凡日子,不斷充實自己肯定自己,淡定、從容走過歲月,就很好!

2001